您所在的位置: 首頁 > 社區教育
林馬餘:讓塵封1400餘年的反左書複活

作者 : 辦公室 來源 : 蘭溪市鄉鎮成人文化技術學校 發布時間:2019-07-22 【字号大小:

初夏江南,草木競秀。在浙江蘭溪的一幢小院裡,記者見到了金華市級非遺項目反左書的傳承人林馬餘。在蘭溪,林馬餘可謂是家喻戶曉,大家都說,他讓已經塵封1400餘年的書法絕技反左書複活了。

一次邂逅,決意守護反左書技藝 

《辭源》記載:反左書,以左手反寫字,為書法之一種。遺憾的是,這一源于南朝、距今1400餘年的書法藝術絕技已鮮為人知。

小時候,村子裡放映露天電影,林馬餘站在人堆裡看不到銀幕,就站到銀幕後面去看,結果看到的全是反字。後來,他竟慢慢地适應并迷上了反字。林馬餘6歲那年,父親開始教他認字時,他就會經常用左手寫反字。“那時的我是在家門口的破闆凳上認字寫字的,用的紙是煤頭紙,每寫完一張,父親就會指點一番,然後拿去曬幹,等抽煙時拿它做煤頭。”

再後來,一次南京之行,點燃了林馬餘傳承守護反左書絕技的念頭。

2003年,林馬餘到南京旅遊,偶然發現了被康有為稱為“平整勻淨之宗”的反左書。在位于南京東郊南朝蕭景墓神道西側的石柱上,刻有一行反左書:“梁故侍中中撫将軍開府儀同三司吳平忠侯蕭公之神道”。“原以為反左書隻是長輩們自創的,不想它竟有如此淵源。絕不能讓反左書技藝成為中國書法史上的絕唱。”這次邂逅深深觸動了林馬餘,又讓他想起父親囑咐他“要好好練習‘左撇書’”的話。

“六朝是中國書法迅速發展的時期,當時的書法家受先秦印章和六朝石碑墨拓的雙重啟示,創造了反左書,反左書又催生了雕版印刷、活字印刷,可以說在其中起到了承上啟下的橋梁作用。”回蘭溪後,林馬餘開始四處查找有關反左書的資料,他暗下決心,要将反左書這一瀕臨失傳的絕藝傳承發揚。

一場同學會,反左書在網上走紅 

記者在林馬餘工作室參觀時,隻見他鋪開紙張,蘸飽濃墨,左右手各執一筆,起筆如蠶頭,駐筆似燕尾,正反兩個“緣”字一氣呵成,這是他的一大絕活——雙手書寫正反榜書。

林馬餘的學生蔡利華告訴記者,在2016年學校組織的一場活動中,林老師的反左書表演讓在場的200多名學生興奮不已。有的學生把現場錄制的視頻發到網上,沒想到一下子點擊量過萬,林老師和他的反左書也因此在網上走紅。再後來,全國各地慕名來蘭溪求教反左書的書法愛好者和專家、學者越來越多。

長年筆耕不辍的林馬餘,陶醉于反左書的藝術海洋,練就了三大“絕活”:一為反左書絕技,左手寫反字;二為反橫書絕藝,反寫正看,橫着反寫,正看正裱;三為雙手正反榜書絕技,雙手執筆、左右開弓、同時書寫,所寫正反書運筆流暢、潇灑縱逸、字體對稱,美妙天然之神韻令人贊歎。

“一天深夜躺下睡不着,我就反複琢磨一個問題,印章、拓碑、雕版、活字,這些和反左書一樣都是反的,那麼它們之間有沒有什麼關聯?是不是都由反左書啟發而來?”林馬餘癡心鑽研并提出了一系列論證。他提出的印章、拓碑、反左書、雕版、活字是“一脈相承、相互影響、獨自發展”的文化發展脈絡思想,被有關專家學者所認可。其“雕版印刷起源之六朝說”課題研究也有了階段性成果。

如今,林馬餘挑起了反左書非遺傳承的擔子。“學寫反左書并非隻是懷古幽思,而是以這種直指人心的藝術,使人成為曆史、文化、傳統的傾聽者和追求者,使人沉潛到書法文化的深層去對話、去問答、去釋疑。”林馬餘說。

不忘初心,讓反左書播芳六合 

“目前,國内掌握反左書技藝的有幾十人,但年齡大都在50歲以上。隻有讓更多人懂得反左書的曆史文化價值,其才有傳承下去的可能。”在林馬餘眼中,反左書的史學價值、人文價值、社會價值、收藏價值和美學價值不可低估。

從2016年開始,反左書逐漸走進蘭溪市民的生活。在蘭溪市文化和廣電旅遊體育局、市教育局以及市社區學院的大力支持下,林馬餘先後建立了反左書教學傳承和創作基地,并成為蘭溪市中小學生非遺體驗課堂和市民遊客旅遊觀光景點。

此外,中央電視台大型紀錄片《我們的美麗鄉村》《大江南》,金華市三季“海外名校學子走進金華古村落”以及當地“百台村晚”新春文化、文化走親等活動,《鄉土蘭溪》《善行錄》《不忘初心》校本教材,都有了反左書的傳承印迹。

随着林馬餘研究傳承的不斷深入,反左書這一書法技藝也逐漸為外界所了解。2017年5月,其反左書作品作為中國中小商業企業協會赴美交流饋贈禮品,被贈送給了中國駐美大使館和舊金山、洛杉矶、紐約三地領事館。

“一個民族的文化遺産,承載着這個民族的認同感和自豪感。”林馬餘坦言,反左書的傳承之路還很長,他的責任就是讓反左書技藝融入生活,走進社會,走出國門,播芳六合。(徐繼宏)